佛光山各道場網站
 
道場緣起   道場巡禮   信眾交流  
清德菩提-孫智齡/文

   晚課時,三百餘位台北趕來的信徒擠滿大雄寶殿。住持慧龍師父開示後,囑大家盤腿坐定,闔目諦聽慧岱法師與慧是法師的鐘鼓梵音。山中萬籟俱寂,熄燈後的大殿如夢似幻,一剎時鼓聲「鼕鼕冬」傳來,風雷乍起,山河震動,戈與劍在紅塵裡斷滅,貪與痴在疾鼓聲中褪去,那擂鼓的鼓槌像橫掃大千愚痴的雷火,又像沖刷生老病死的洪濤,回音縈繞整座殿堂,撞擊一山夜色,急時風,徐時雲,溫時是諄諄切切的佛號,厲時如雙親喚兒……聞者心戚戚。及至聽到匡然鐘響,不少人已隨著叩鐘偈而泫然淚下………
  殿外,是星月潛隱的無邊闇夜;殿內,是無盡的有情眾生。我站在迴廊下凝聽,突然感到一陣驚心:呵!為什麼群山幽壑裡必有法鼓、醒鍾相叩應?為什麼生命裡總有莊嚴、不可欺瀆的一面相應合?為什麼一鍾一鼓聲聲喚人清醒?為什麼我們日日夜夜總是活得寂寞活得辛苦?鐘鼓沉寂處,乍然有菩提滋生。
  這是南投山裡的一座寺院——佛光山清德寺的第一菩提。
  上山的路七回八旋,兩旁蓊鬱林木掩映,最先映入眼簾的是兩只莊嚴、沉靜的石獅子,蹯據看守山門。山門後方,是偌大一片可以遠眺群山環繞的廣場,看那雲海波濤湧動、晨霧夕霞戲耍翻逐的舞台,就在眼前!而由一對鼻托蓮花的大白象護守的清德寺就坐落山間。殿左有藍瓦白牆五層塔建築的保靈寶塔。整座寺院倚山而建,卻有拔地擎天的氣度。偶而,山嵐夾帶細雨迎面飄來,隱隱有人們的笑語聲,一時竟讓人產生置身何方的虛幻感受。我加快腳步,拾階直上大雄寶殿。入殿禮佛後,便繞到殿後新建的「圓通寶殿」。寺在深山裡,四周古木參天,你穿梭於廊間,都能感受到山靈的肅穆。挑高建築的寶殿裡,供奉著銅鑄的千手千眼觀音菩薩,高三十二尺,約五層樓高,重二十五公噸,據說是日本技師花了三年時間才組裝完成。很難想像這尊金氏紀錄亞洲最大的青銅千手千眼觀音當初是如何上得山來?這應是清德寺的第二菩提了。
  聽寺裡法師說,九二一地震時,圓通寶殿的殿柱都被震傾斜了。當時的住持心義法師一心祈求觀音菩薩保佑,不久,再次餘震時,歪斜的梁柱竟又震回原位。如今,只留下柱上裂痕供後人細說這不可思議的菩提願力。寺院四周還種植了一株株清香飄拂的桂花、茶花、以及台灣少見的銀杏和許多柏樹類的植物。它們都綻放生命的奇香招呼你,讓你流連復徘徊,感受到香花有情,邀你同圓種智。
  晚上十時見到慧龍師父。即使一天忙碌下來,見面時,絕難從師父那滿臉春風的笑容中窺到一絲倦意。我的第一問;
  「師父、您不覺辛苦嗎?」
  龍師父哈哈一笑,宛如春風拂面:
  「一點都不會呀!這裡的環境那麼美,正是修持的好地方呢!而且,這裡的風土、人情都那麼淳樸忠厚,我很喜歡。我在想,能夠在這裡墾田拓地當農夫,多好啊!」
  「您對清德寺的第一印象呢?」
  「這是塊寶地。對面就是草屯的九九蓮峰、右手邊的山就像一尊臥佛,叫佛眠山,山山相連,清德寺的位置正是抱龍顯虎、真龍歇穴、宰相地呢!我還想說將來辦個清德叢林,讓大家都來泡茶、喝咖啡,多棒啊!」
  「可是,大師派您來住持清德寺,萬事起頭難。何況又是從中接手,應該很困難吧!』
  「把困難當快樂!」
  龍師父答得乾淨俐落。要接管、住持一個寺院道場,需要何等智能與願力。難道龍師父都沒有壓力嗎?
  「我的想法是人和為重。如何運用智能化解問題,就是考驗羅!」
  一寺住持安內攘外,龍師父憑藉的正是「人和為重」的觀念。 
  「您對清德寺有什麼計畫與想望?」
  龍師父說他初來乍到,要努力敦親睦鄰,讓這些好鄰居再去度化更多的眾生。說到這,龍師父露出燦爛一笑。繼續堅定的說:
  「目前的首要工程是莊嚴佛堂,才顯得出氣象。大雄寶殿的工程預定在今年十二月重建完工,趕在明年清明節前,還希望能完成祖師堂,這一切都還得靠十方大眾的合力才能圓滿成就。」
  深山古剎中,一張團團喜笑臉孔的龍師父,正是清德寺的第三菩提了。
  龍師父並透露:年底時,陳總統贈送了「人間勝境」的匾額給清德寺。相信在這位春風暖意的住持帶領下,清德寺——會是眾人心嚮往之的人間勝境。
  跟龍師父道過晚安後,步下級級石階,坐在大理石碑的心經台旁。白天在此看到的層巒疊嶂、雲靄飄渺,這會兒全都融入墨色中,一任山風夜露自在自去。我悠悠然想起頭山門後的對聯:

    歷盡百崎嶇,終登峰頂歸平坦;不遺繁草木,細撿香中有菩提。


  這說的莫不是要我們入寶山千萬別空手回啊!回想這一路上山,的確有「峰回路轉」的驚喜,而山頂的晨嵐夕照,又豈是「花笑雲流」能形容?只怕前世自己也是山頭一朵雲,寺院裡一株草花,這一世注定要再尋暮鼓晨鐘來相會,尋自己心靈里那忽醒忽睡的菩提………

 

1  Page:1/1

清德寺
width=135
width=135
 
name=m1
name=m2